登录/注册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

花5分钟开发,超40万人使用,现在AI圈流行小而美的“一波流”?

AI新榜
新榜独家AIGC


作者 | 月山橘

编辑 | 张洁


最近,AI圈涌现出很多低开发成本撬动了大流量的小玩意儿。


刷屏小红书、200多万人玩过的文风测试,背后的模型成本不到500块。



在二次元圈子中走红的OC成分测试,仅用了2个小时开发,上线一天即涌入20万用户,实现了数万的App下载转化,每个App的安装成本仅为2毛钱。



再放眼国外,有一位开发者花5分钟创建了一款AI梗图生成器,迅速在X上爆火,浏览量超百万,网友们都玩嗨了,纷纷晒出自己生成的梗图。


“AI新榜”用Wojak Meme Generator生成


虽然这些AI小玩具在快速收割了一波流量后,热度已明显消退,但考虑到极低的开发成本,可以说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还有人预测,很快就会有套路化的一波流产品策略了,可谓是质疑一波流,理解一波流,加入一波流。



国内外同期爆火的3个AI小玩具

我们先围绕国内这两个案例展开聊聊。


6月下旬,一个文风测试网站(testurtext.site)在小红书悄然走红。顾名思义,你可以用它来测试文风。截至目前,话题#文风测试#在小红书已有超338万次浏览。


操作很简单,输入文字内容,即可测出你的文风与哪位作家最相似。据说输入500字以上,准确率高达92%。



当然,有没有那么准,显然不是最重要的,无论测出来的是谁,网友们都玩得不亦乐乎,纷纷截图自主传播。测出喜欢的作家会有成就感,测出不熟悉的作家会好奇,测出大冰、郭敬明之流,也可以开启自嘲模式打趣。






遇到跟名家相似度高的,不乏会有人问“好奇写的什么”“能看看你写的吗”,颇有种以文会友的感觉。


恭喜大冰在大冰文风模仿赛中获得第二名

这款产品的走红很快引起一阵“文风测试”热潮。Kimi也紧随其后上线了文风测试的玩法,点击“文风测试器”即可自动输入详细的预设提示词:




还有开发者受文风测试的启发,创建了一个文风模拟器(AKA“名家嘴替”)。只要输入文字,选择指定作家,就可以模拟其口吻改写文本。


比如输入“我不想上班”,选择作家鲁迅,就可以得到:


上班,呵,上班!那不过是现代社会的枷锁,将人束缚在无形的牢笼中。每日清晨,当闹钟无情地撕裂梦境,人们便像被驱赶的羊群,涌向那名为“工作”的屠宰场。我,不愿再做这无谓的牺牲品,不愿再将自己的生命,浪费在那机械的重复与无尽的等待中。上班,不过是资本家榨取我们血汗的工具,而我,决意不再为其所用。




而据我们了解,同样于近期走红的OC成分测试,灵感也来源于文风测试。


何为OC?在二次元圈子中,OC通常指的是原创角色(Original Character),即二次元er自己设计和创造的角色,而不是来自现有的动漫、漫画、游戏等作品。


这些原创角色拥有自己独特的背景故事、性格特点和形象特征,很多创作者会在社交媒体、同人社区展示和分享自己的OC。



在小红书搜索“OC”,可以看到大量涵盖OC设定、起名、世界观、立绘、如何养OC等的保姆级经验帖。




而OC成分测试可以根据输入的OC设定,分析出接近这个设定的动漫角色。同理,输入对于理想型的描述,就可以一键查询符合自己XP的动漫角色。



在小红书上,有不少网友晒出自己的OC测试结果,看上去可谓“成分复杂”。



据OC测试的开发者王登科介绍,从产生idea到网站上线,只花了2个小时的午休时间。


上线当晚10点开始,网站流量每隔半个小时就翻一番。到凌晨1点,网站的即时在线人数已经突破1.5万人。


第二天流量达到高峰,单日20万人访问。随后一周,流量逐渐降低,最终回落到1万左右的DAU,总访问人数约30万。


图源:王登科


由于需要下载指定App才能测试,这给王登科团队的产品实现了精准导流,带来了数万的App下载转化。得益于大模型降价,每个App的安装成本仅为2毛钱。


值得一提的是,王登科也是此前爆火的哄哄模拟器的开发者。由于短时间内涌入大量用户,哄哄模拟器曾一夜烧光10亿token。好在王登科及时调整了代码,控制了token用量,否则几千美元的成本,对于一个快速开发的“简陋”小项目来说,可谓是不可承受之重。


接下来,我们再聊聊上文提到的海外案例——AI梗图生成器。


首先你一定见过这个光头男人的表情包:



但可能不知道这类meme的名字:Wojak(波兰语“松散的士兵或战士”)。


国外一位开发者花了5分钟创建了一款Wojak表情包生成器,只要进入Glif网站,找到Wojak Meme Generator,输入一个职业群体或主题概念等,AI就能围绕其生成8条直击心灵的吐槽,以及一张适配的Wojak表情包。



比如输入“自由职业者”,就可以得到8条关于自由职业者的真相:



AI你骂人可真高级,谁破防了我不说。


由于生成的meme兼具内容消费和易于裂变传播的属性,目前,Glif上的Wojak meme Generator已有超41万次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Glif是一个低代码的Agent搭建平台,与GPTs、Coze、Langflow类似,核心优势在于易用性,即便是没有编程背景的用户也能快速上手,创建和运行小型的AI生成器,这些生成器被称为“Glifs”。


Wojak梗图生成器就是直接用Glif上的Build功能搭建的,点击生成器左上角的Remix,即可查看具体的Prompt和Workflow,十分清晰明了。



被验证有效后,Wojak的开发者很快又搞了一个“Plato's Cave Meme(柏拉图的洞穴表情包)”生成器,不过这次并未激起太大水花。



还有国内开发者把Wojak meme生成器做到了扣子上:




一波流的春天要来了吗?

在妙鸭相机爆火出圈后,AI圈就曾掀起过一波关于“一波流”产品的讨论。

在很多人看来,做应用层AI产品就是“套壳”,本质上依然是流量生意。“一波流”产品往往只能提供短暂的新奇体验,难以维持用户兴趣。如果产品不能持续吸引用户,那么基于用户参与度的商业模式,如广告、订阅服务等,将难以为继。

从生命周期上看,把哄哄模拟器、文风测试、OC成分测试和AI梗图生成器称为“一波流”产品并不为过,

但从实际产生的效益来看,短暂的流行也能带来商业价值和用户增长,只要从用户兴趣和真实需求出发,即使是单一形态的一波流产品也能获得广泛的关注和使用。

而且,一波流产品的成功或许是短暂的,但其体现的创新能力和市场洞察力不容小觑,我们试着总结了几个共性要素:

低门槛参与:成功的一波流产品通常具有用户友好的界面和直观的操作流程,不需要复杂的专业知识,这种易用性大大降低了用户的参与障碍。


趣味性强:以娱乐性为核心,通过幽默、趣味性或创造性的方式吸引用户。


个性化体验:定制化结果带来个性化的体验,同时在设计上考虑社交媒体的传播机制,如独特的社交分享图。


易于传播的设计:社交货币般的存在,测试结果都十分易于分享,满足用户自我彰显和社交互动的需求,进而形成口碑传播效应。


用户画像清晰紧跟热点和流行文化文风测试和OC成分测试切中的都是二次元群体,此外还需迅速捕捉并利用时下的热点事件或流行文化元素,与目标用户群体的现实生活和兴趣点产生共鸣。


视觉吸引力在图像和视频内容当道的社交媒体,简洁而富有吸引力的视觉设计往往能增强内容的传播力和记忆点迅速抓住用户眼球。无论是文风测试、OC成分测试的分享图,还是meme图,都具有较强的视觉吸引力。


这些要素共同作用,使得这些小产品能够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实现快速的流量增长和商业转化。


在获取“第一桶”流量后,如果能不断探索新的功能和应用场景,也不是没有可能成长为具备稳定商业化能力的产品。


ps. 本周“AI新榜”还将推出文风测试主创团队专访,敬请关注。
‍‍‍


直播预告


明晚18点,来抖音号“头号AI玩家”直播间

看如何用AI一键“复活”老照片!



    

AI新榜交流群」进群方式:添加微信“banggebangmei”并备注姓名+职业/公司+进群,欢迎玩家们来群里交流,一起探索见证AI的进化。

     
欢迎分享、点赞、在看
 一起研究AI

分享文章链接
回到顶部